|
恽代英留下的红色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 2015-03-24

沙健孙

  

    恽代英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者之一。为了寻找挽救祖国危亡的正确道路,他进行过长时间的艰苦探索。经过对各种主义的比较、推求,在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的影响下,他毅然站到了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之下,并且认定要求得中国的独立和富强,必须建立一个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政党。廖焕星在1953年所写的《武昌利群书社始末》一文中说:1921年夏,恽代英召集利群书社的成员在湖北黄冈开会,表示“赞成组织新式的党——波(布)尔什维克式的党,并提议把要组织的团体叫作‘波社’”。当得知中国共产党成立的消息后,恽代英“立即号召加入,结束利群书社”。
  黄冈会议的召开,与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几乎是同一个时间。恽代英等在与中国共产党的上海发起组没有联系的情况下,独立从事建党的工作,这说明,建立工人阶级政党来领导中国革命,确实是中国革命发展的客观要求和中国先进分子共同的历史性选择。
  恽代英是一个善于从实际出发、从理论上思考中国问题的、具有创造精神的革命家。在中国共产党形成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革命理论的过程中,他作出过自己的独特贡献。这里举两个例子。
  一个是关于农民的问题。
  周恩来在《学习毛泽东》一文中讲道:“‘五四’以后,毛主席参加了革命运动,就先在城市专心致志地搞工人运动。那时陶行知先生提倡乡村运动。恽代英同志给毛主席写信说,可以学习陶行知到乡村里搞一搞。”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有着重要的意义。随后,恽代英进一步指出,广大农民“最应当渴望革命”,“农民哪一天觉醒,改造的事业便是哪一天成功”。所以,革命青年到农村去,“这是中国革命最重要而且必要的预备”。
  农民是中国革命的主力军,农民问题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基本问题。当全党集中力量专注于工人运动的时候,恽代英就开始关注农民问题,实属难能可贵!这显示了他的思想的敏锐和对中国实际的重视。
  再一个是关于帝国主义的问题。
  1924年11月22日,恽代英在《怎样进行革命运动》一文中,明确提出了“帝国主义是一戳便穿的纸老虎”的论点。他认为,外国势力并非不可战胜。只要坚决地依靠人民群众,并积极争取世界人民的支持,注意利用帝国主义国家间的矛盾,中国的反帝斗争就能够赢得胜利。“中国的革命一定在世界革命中间完全可以成功”(《中国青年》第54期)。
  推翻帝国主义的压迫是中国革命的两大主题之一。与近代以来积贫积弱的半殖民地中国相比,帝国主义列强在经济、军事等方面都拥有极大的优势,而帝国主义者也总喜欢以自己的强大来吓唬人。被压迫人民如果真的被吓住了,也就在精神上被征服了。所以,揭示帝国主义的“纸老虎”的本质,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这是中国人站立起来、去为自己的权利进行战斗的重要的精神条件。
  恽代英提出“帝国主义是一戳就穿的纸老虎”这个论点,是在毛泽东同斯特朗谈话中提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个论点的二十二年之前。这是很了不起的。尽管比起毛泽东来,恽代英对这个问题的论证还不够充分,但他们的基本看法是完全一致的。这也说明,毛泽东阐明的这个观点,绝不是他个人的奇想异说,而是概括了革命的先驱者和广大的革命战士对帝国主义的认识,总结了中国人民反帝斗争的历史经验。
  恽代英短暂的一生留下了丰富的著述,《恽代英全集》于2014年10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收录了恽代英1914年到1930年期间所写的近300万字的文章,其中包含着许多珍贵文稿。这是一份厚重的红色文化遗产,它为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提供了丰富的精神营养,为中国近现代史、中共党史的研究者提供了珍贵的文献资料。我们应当认真地进行开掘和有效地加以利用。1933年,鲁迅在《“守常全集”题记》中说过,“他的理论,在现在看来,当然未必精当的”,“虽然如此,他的遗文却将永住,因为这是先驱者的遗产,革命史上的丰碑”。我想,用这些话来评价《恽代英全集》,应该也是恰当的。
  (作者: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 东南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