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驯服”混凝土的“魔术师”为世界级工程解难题

发布时间: 2014-05-28

江苏新增院士人物谱
缪昌文54岁  江苏省建筑科学研究院院长
 
  现任江苏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高性能土木工程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兼首席科学家。是我国土木工程材料研究领域具有重要影响的学科带头人,目前还是东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世界第一大坝——三峡大坝三期工程,他用他的科研成果促进并实现了600万立方米大体积混凝土至今未开裂,创造了世界建坝史上的奇迹。缪昌文教授20多年来潜心研究混凝土材料,为我国一个又一个“世界级”的工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多年潜心研究,他让混凝土“不开裂”
  作为文革后首批大学生,从1978年进入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土木工程系开始,缪昌文便与建筑材料结下了不解之缘,“有些老房子很快就坏了,一个原因是建筑材料的寿命太短,因此我们的研究着重于从三个方面入手,一是延长材料的使用寿命,由此延长建筑物的寿命;二是实现建筑材料的多功能;三是实现建筑材料的节能环保、可持续发展,”缪昌文介绍说。其中他最熟悉,打了20多年交道的便是看似寻常但并不简单的混凝土。混凝土是盖房子、建工程少不了的建筑材料,它最大的通病是容易开裂,平常老百姓买了新房,验房时最在意的也是墙体及楼板的开裂,而重大工程,混凝土开裂更是影响工程质量的“杀手”。
  缪昌文研究发现,混凝土开裂的原因很多,从此,他开始了“驯服”混凝土的艰难历程。
从三峡大坝到苏通大桥,为世界级工程解难题
    缪昌文赶上了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大发展的好时机,一个个“世界级”工程中,总能看到他的身影。2004年,缪昌文参与了三峡大坝三期工程的建设。“混凝土的主要胶凝材料是水泥,遇水会产生水泥水化热,水化放出的热量越高,降温幅度越大,越容易开裂。因此在三峡三期工程,我们主要通过我们发明的高性能外加剂,控制水泥水化历程和阶段水化热量,提高大体积混凝土的抗裂能力。最终依托我们的技术,依靠业主、设计、施工、监理等单位的共同努力,实现了从2006年完工至今,600万立方米大体积混凝土未发现裂缝,被称为世界建坝史上的奇迹。”缪昌文说。
  除了三峡三期工程外,缪昌文参与的“世界级”工程、创造的“第一”还有很多。在世界最大斜拉桥苏通大桥,他将混凝土一次性泵压到306米高空,并解决了268米超长T型箱梁预应力张拉前不开裂,以及4万多立方米大体积承台无裂缝等高端技术难题。在世界最长高铁京沪高铁,他带领他的科研团队帮助解决了砂浆填料技术难题,使高铁列车开起来更顺畅。
  多年来,缪昌文参与了多领域的数百个工程,比如南京人熟悉的九华山隧道、玄武湖隧道、大胜关大桥、地铁工程,江苏的润扬大桥、泰州大桥等等。
“逼”出来的高科技,他代表了国际领先水平
  缪昌文所参与的工程遍布大江南北,他也根据各地不同的气候、环境条件,不断实现材料的创新。“比如在西北地区,天干风大,混凝土失水太快,一边浇一边就开裂了。我们先是边浇筑边用塑料薄膜覆盖,但效果并不好,后来我们发明了一种材料,边浇边喷,在混凝土表面形成了肉眼看不到的分子膜,保水率可达到40%-75%,解决了长期困扰西部工程建设中表面易失水开裂的难题。”缪昌文说。
  由于科技上的不断创新,这几年缪昌文在竞标工程时,明显感受到了科技领先的优势。“我国的建筑水平现在已经是世界级的,所以碰到的难题也是世界级的,是挑战也是机遇,‘逼’得我们必须实现学术水平的世界级,也因此提高了国际上的学术地位。”缪昌文告诉记者,“以前我们在国内接工程,宣传的优势是我们的技术可以替代国外产品,节省外汇,现在我们的优势是技术上的优势,产品性能上的优势。”如今,缪昌文已跻身国际材料与结构试验研究联合会(RILEM)管理与决策委员会,担任了多个国际学术组织的重要职务。
                  (本报记者王 烨)
                                             ――《扬子晚报》 2011年12月9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 东南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