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不拿一分钱稿费羞煞多少爱出书官员

发布时间: 2013-02-28

        近日,读了作者刘畅撰写的《毛泽东家庭财产真相:没拿过国内一分钱稿费》一文,颇有感触。一代伟人毛泽东一生著书立说,形成了毛泽东思想理论体系。而据毛泽东的管家吴连登证实,“到1983年底,毛主席的全部稿费加利息共为157万多元。主席一生非常清廉,毛主席的稿费主要用于资助中国革命的党外民主人士和特殊开支。毛泽东一贯的思想是‘稿费是党的钱,是老百姓的钱’。钱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毛泽东虽是党的主席,但稿费是他劳动所得,按理说可以拿出来用作生活补贴或留给子孙后代,但他没有这样做,其境界之高被人民所敬仰,更体现了共产党人清廉为民之本。相比之下,近年来,官员出书蔚然成风,并大有蔓延泛滥之势,其热衷于出书的动机已引起社会和公众质疑。更有甚者,一些官员借出书争名夺利,成为“学者型贪官”,出书成"曲线腐败"新手段。
  非学无以广才。毛泽东手不释卷的读书人生,其文风之朴实,哲理之精深,令人崇拜赞美。毛泽东之作品大多是亲手之作,那怕是在最艰苦的延安窑洞,围着一盆炭火、喝着一杯清茶也奋笔疾书,为我党留下了极其宝贵的财富。对比之下,一些官员“笔耕不辍”,出书成“时尚”,应该掩面自问:肚子里究竟有多少货,脑子里有多少思想,有多少独特的见解?滥竽充数甚至秘书代劳,背后往往“别有用心”,带着权力的痕迹,散发的是铜臭味,令社会和公众所不齿,这些官员与毛泽东相比难道不脸红心跳?
  更为可怕的是,一些官员出书赚外快显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有的甚至不能自拔。比较典型的如国家药监局原副局长张敬礼、湖南省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四川省成都市原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高勇。他们以“学者型官员”或“文人雅士”自居,遮避监督视线。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搞摊派销售,积累了大量不义之财。这样的官员怎能想到稿费是党的钱,是老百姓的,或钱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样的官员已丧失了一个共产党人的基本资格。
  诚然,对官员出书不能一概而论,像张敬礼之类为提高社会地位、捞取政治资本、敛财的“学者型贪官”只是少数。有的官员以精湛深厚的学识、严谨清廉的工作作风、丰富的领导经验赢得了广泛敬重。对于这样的官员,大可理直气壮地写,毕竟一本好的书是利国利民的财富,而在法律框架内所得报酬也无可厚非。关键是,如何甄别哪些是贪名图利、以权谋私,哪些是真才实学、出于公心,这需要法律法规来规范、划定“红线”,并作为官员一项重大事项报告,这也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像毛泽东那样“不拿一分钱稿费”的境界,可以作为学者型官员的一个参照坐标。真正的学者型官员或大师并不是靠出几本书,更重要的是要与自身修养道德相匹配。作为人民公仆,即使稿费是合理合法所得,但因出书而发了财,群众怎么看。如果能用于捐资助学、扶弱帮困,更显其政治品格和人格魅力,也就是毛泽东说的稿费也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需要学者型官员思考的问题。在此,劝告那些爱出书的官员,不妨品读一下《毛泽东家庭财产真相:没拿过国内一分钱稿费》,以此对照自醒,会不会无地自容?

来源: 南海网 作者:沈良华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 东南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