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剖析中央纪委集中公布的860起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 2015-12-16

        截留农村低保户的“养命钱”,骗取农业保险的“救灾钱”,贪占社会抚养费的“孩子钱”,侵吞农民耕地补偿款的“土地钱”,克扣贫困家庭“扶贫款”……
  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每月都会集中通报一批群众身边腐败的典型案例,至今已累计集中通报860起。14日,该网站又通报10起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典型案例。
  中国社科院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认为,基层干部是权力的“最后一公里”,数量众多的“苍蝇”是看得见的腐败,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损害党和政府形象,必须高度重视,严肃查处。

  “蚊蝇叮咬”手段多、危害大

  以一些基层干部为代表的基层腐败,越来越受关注,也成为纪检监察部门监督的重点。在中央纪委最近两次通报的129起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案例中,仅乡镇干部就占95起。河南省纪委对2014年以来查结的3263起基层腐败案件中涉及党员干部的案件,约43%为乡镇科级及村级干部,职务最低的为村出纳、村民小组组长,甚至还有农村敬老院院长、小学校长。
  这些人职务虽低,但影响恶劣。记者梳理发现群众身边的腐败有以下特点:
  ——手段繁多。“套取”“骗取”“虚报”“克扣”“截留”……今年以来,基层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依然多发。有的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顶风违纪,有的雁过拔毛、利用职权吃拿卡要,有的虚报冒领、骗取国家补贴资金,有的违规处置集体“三资”、侵吞集体财产。
  如果说贪污、截留、套取等手段相对隐蔽,那么以“好处费”“关照费”“业务费”等名目受贿、索贿,则是赤裸裸地侵犯群众利益。如云南牟定县江坡镇扶贫办主任王宽强,在实施扶贫整村推进等项目中,以收取办公费、项目协调费为名,违规向53个村民小组和1个村委会收取“赞助费”12.45万元。
  ——小官大贪。尽管不少涉案人员级别只是街道办、乡镇和村组干部,但其违纪违法情况和涉案金额却不容小视,如昆明市官渡区矣六街道广卫社区第一居民小组副组长罗干在城中村改造过程中,采用虚构事实、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方式,将集体土地确认为私人宅基地,为亲属骗取拆迁补偿款264.56万元。而科级干部、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甚至交出了一份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的“腐败清单”,一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集体腐败。基层腐败时常会成为集体腐败。有的与乡镇干部、上级职能部门公职人员上下串通,尤其掌握着惠农资金申报审批权力的乡镇“七站八所”人员成为腐败重灾区。在广西河池市,办案人员调查发现,监管人员与屠宰厂勾结,套取国家对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的补贴,系列窝案涉案人数达52人,一些贪污、渎职行为达5年之久。
  ——民生资金成“重灾区”。从国家下发的退耕还林补助、危房改造补助、种粮补贴等各种补贴补助,到低保金、养老金、优抚金、新农合等各类民生资金,再到征地拆迁补偿款……多个领域民生资金成为基层腐败的重灾区,少数基层干部甚至连群众的保命钱、救命钱都敢贪占。
  贵州省纪委近期通报的13件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9件与扶贫资金、危房改造补助等有关。甘肃省庆阳市环县通报的5件典型案件中,4件涉及退耕还林补助。

  “腐败之手”何以现形?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反腐既打虎,又拍蝇,从严治党压力传导至乡村最基层。”中央党校教授张希贤说。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基层的党风政风为之一新。但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仍时有发生。
  究其原因,客观来看,随着党和政府不断加大反哺三农政策力度,农村基层落实相关惠农政策的“事权”越来越多。河南内乡县纪委做过梳理,乡村一级需要和20多个涉农部门对接,“见钱”的惠农项目有60项左右,具体到农户家庭,小的如独生子女补贴,大的如危房改造。“这些资金在分配使用中存在自由裁量空间,成为基层腐败的缝隙。”昆明市禄劝县撒营盘镇纪委工作人员说。
  此外,在一些城中村、城乡结合部或矿产资源丰富、集体经济发达的地方,一些基层干部利用监管漏洞,“靠山吃山”。还有些基层党员干部,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工作方法粗暴简单,骄横自大,明目张胆违规违纪。
  从主观原因看,基层干部普遍收入较低,却掌控着资金使用和分配权,容易心理失衡,从而伸出腐败之手。
  一些基层党委、政府和职能部门的监督、监管等措施流于形式,对集体资产和专项资金缺乏审计,对制度落实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不够,使一些腐败分子有机可乘。
  有的地方由于人情困局、办案力量不足等原因,难以形成有效监督。“村一级是自治组织,乡党委很多工作也要依靠村两委带头人。考虑到稳定因素,乡镇一级对村干部违纪多是‘批评教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河南襄县湛北乡纪委书记崔朝晖说,这导致少数人忘记党员身份,失去守纪底线。

  “最后一公里”如何发力?

  “中纪委对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典型案例密集通报,显示了中央对‘蚊蝇腐败’的高度重视。”中国社科院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说。专家建议,将中央全面从严治党责任打通基层“最后一公里”,需要加强制度设计,建立健全村级民主监督机制。
  越到基层,人情越复杂,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成为基层监督的掣肘。为破解人情困局和基层纪委办案能力不足问题,云南、江西、河南襄县等地试点片区合作,将辖区内乡镇分成数个片区,整合办案人员、办公场所,乡纪委人员异地交叉办案。
  “过去对群众身边的腐败,纪委管得了看不见,群众看得见管不了。”河南濮阳县55岁老党员刘彦奇告诉记者,“现在巡察下访,是他们主动找到我,让我说,那就不能不说说真话了。现在是既看得见,又管得了。”
  “基层‘四风’和腐败问题之所以屡禁不止,易发多发,与廉政风险防控机制不完善有很大关系。”高波建议在决策机制、行政审批、权力清单、责任清单等方面,制定更具针对性的制度规定,把制度的“笼子”织密、编牢、扎紧,实现靠制度管官治权,从源头、根源上铲除滋生基层“四风”和腐败问题的温床。
  中纪委强调,通过通报典型问题查处的情况和责任追究情况,发出强烈信号,层层传导压力,形成震慑,督促各地始终保持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的工作力度。
  “随着反腐推向深入、走向全面,2016年反腐将更加聚焦基层,聚焦县乡村,通过解决群众身边的腐败,增强群众获得感。”中央党校教授张希贤说。(记者史林静 白靖利 甘泉)

(来源:新华网 2015年12月16日)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 东南大学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