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旗文稿》:高度重视对时代和时代主题的认识和研究

发布时间: 2015-12-14

李慎明

        对时代问题的认识紧紧联系着我们党的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有的同志认为,共产主义虚无缥缈,只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就行了。有人甚至认为,提共产主义理想就是“左”。事实证明,没有共产主义这一最高理想,现实的社会主义就会失去前进的方向和动力。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各项政策,但是,我们必须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共产主义的过程是十分艰难的,并有着漫长的历史时段,但我们坚信共产主义最终必然实现。我们没有必要把共产主义天天挂在嘴上去“空谈”,更多的应是脚踏实地去“实干”,并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的经验教训上升到理论,进而指导我们的实践。要解决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与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有机结合与统一,就必须正确认识和处理好时代问题。
  一、当今的时代仍然是金融帝国主义时代
  真正弄清所处的时代,不仅是研究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和国际关系等各种问题的基础和前提,也是无产阶级政党制定各种战略和策略的理论依据和前提。正如列宁所讲:“首先考虑到各个‘时代’的不同的基本特征(而不是个别国家的个别历史事件),我们才能够正确地制定自己的策略;只有了解了某一时代的基本特征,才能在这一基础上去考虑这个国家或那个国家的更具体的特点。”(《列宁全集》第2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43页)
  当今时代是金融帝国主义时代,这是时代性质的主导方面。从一定意义上讲,资本帝国主义时代,就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导甚至统治全球的时代。尽管这一趋势在减弱,但没有质的改变,金融帝国主义时代还可能会持续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当然,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一时代的长短,取决于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代表其根本利益的共产党人对这一时代的认识和与金融帝国主义的合作、竞争、博弈,取决于共产党人在国际竞争中较量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
  从一定意义上讲,美国拥有全球金融霸权这一经济基础,也就相应拥有了其他霸权。现在,美国经济开始有所复苏,这标志着在一定程度上,美国正在并将继续把自己2007年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转嫁到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甚至是欧盟和日本这样的发达经济体。从总的历史趋势讲,金融帝国主义无疑是腐朽的、垂死的。但是,我们也要记住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里明确指出的:“如果以为这一腐朽趋势排除了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那就错了。不,在帝国主义时代,某些工业部门,某些资产阶级阶层,某些国家,不同程度地时而表现出这种趋势,时而又表现出那种趋势。整个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比从前要快得多”,甚至会出现“惊人迅速的发展”。(《列宁全集》第27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436页)因此,金融帝国主义又是真老虎、铁老虎。真老虎、铁老虎是要吃人的。苏联这个社会主义大国不是被吃掉了吗?我们对此必须高度警惕,认真应对,不能有丝毫马虎。
  只有认清金融帝国主义既腐朽、垂死又可以在特定条件下惊人迅速发展这一重要特征,我们才可能保持头脑清醒、积极主动地准备在各种复杂形势中进行新的伟大斗争,才能在任何情况下赢得主动。
  二、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依然没有变化
  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时代的主题。这主要表现在:一是美国已踏上衰落之路。尽管这一进程需要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二是世界多极化正在深入发展。三是各大国各战略集团都深谙“不战而屈人之兵”之道、之妙。所以,可以较为肯定地说,较大规模战争在未来一个时期内打不起来。
  在人类历史上,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从这个角度看,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必然有一个相当长的共处阶段,相互间以各种形式和方式合作、竞争、博弈直至较量。在各种较量的形式中,也决不排除赤裸裸的战争这一政治的最高手段。
  在当今世界,社会主义中国是世界和平的举足轻重的力量。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历史进程中,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应当主动把握“战争与革命”和“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的辩证统一及其相互转化。
  国际金融危机正在深化,其本质上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价值观的危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在彰显独特的经济、制度和价值观优势。从这一意义上讲,弘扬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正面临着难得的机遇。我们应坚定信心,坚持开展全方位外交,坚守合作、共赢的底线,在更多地与发展中国家开展合作的同时,努力构建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的新型大国关系,巩固与周边国家的良好关系。我们应长期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努力避免发生战争,但也要下决心做好一切必要的军事斗争准备,立足打赢捍卫祖国领土和海疆的任何一场战争。只有这样,才能不断拓展和平与发展这一时代主题的新局面,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争取更好的国际环境和周边安全环境,为人类进步事业做出“较大的贡献”。
  三、高度警惕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的图谋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奉行的是联合国宪章宗旨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同时又有着“以和为贵”与“求同存异”的优良民族传统,当今世界社会主义还处于低潮,这都要求我们必须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尽最大力量争取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牢记,当今世界仍然处于金融帝国主义时代。金融帝国主义首先和主要是金融霸权。从一定意义上讲,这是金融帝国主义的根本表现,也是其他霸权的经济基础。没有这一经济基础,其他霸权将不复存在。二是主要表现在知识产权和贸易上的规制霸权。这两个规制霸权是金融帝国主义霸权在经济上的两个翅膀。三是以互联网为主要工具的意识形态霸权。在意识形态霸权中,新自由主义是其经济纲领,西方所谓的“宪政民主”是其政治纲领,所谓“普世价值”是其理论纲领,民主社会主义是其社会纲领,而历史虚无主义不仅是上述各种思潮的主力军,而且是为其他各种错误思潮开路的急先锋。四是军事霸权。军事霸权是金融帝国主义的柱石、后盾与护身符。
  美国为何要搞亚太再平衡?主要是中国的和平发展,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和平发展对其具有极大的潜在威胁。更为重要的是,在党的十八大以后,美国企图在中国搞苏联式“和平演变”的希望完全破灭,所以正在改变其战略策略。我们在警惕金融帝国主义军事霸权的“硬实力”即“硬战争”的同时,更应高度警惕广义上的战争,即硬战争+软战争。软战争有三种形式,即金融战、规制战和意识形态战,其中更为现实和直接的是金融战和意识形态战。针对当今中国的金融战,集中体现在股票、期货、汇率等各种金融衍生品上,而意识形态战则集中体现在几亿网民和手机微信平台上。一是通过意识形态特别是网络,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二是通过制造金融风暴把我们的经济和社会搞乱,从而利用所谓的民意“乱中取栗”,进而在适当时机改变我国政权格局,然后再逐渐改变我国基本的经济政治制度。随着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和就业压力的到来,西方敌对势力在今后三、五年内可能会更加倚重金融战和意识形态战。对此,我们应高度警惕,决不能有丝毫松懈。西方在苏联搞的是“自上而下的革命”,而在我国则是要搞“自下而上的革命”。这也就是美国“重返亚太”或“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实质。
  四、辩证看待形势,居安思危,坚定信心
  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央政治局进行集体学习时,一次专门学习历史唯物主义,一次专门学习辩证唯物主义,一次专门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意味深长。我们一定要居安思危。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放入当今世界依然处于金融帝国主义的时代、世界动荡重组的多极化的视野,放入近14亿人口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实践中,我们可以更加感知,这是一项无比宏伟壮丽的事业。
  宏伟壮丽与艰辛曲折必然相伴。我们既要努力抓住当前各种前所未有的大好机遇,同时准备迎接当前各种世所罕见的严峻挑战。有这一思想准备,会比没有这一思想准备主动得多。但同时我们也应看到,资本主义整体处于下降趋势,美国已踏上衰落之路,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社会主义力量处于曲折中上升的趋势,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成功开创和取得伟大成就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当今时代既是金融帝国主义时代,又是由十月革命开始的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这一大的时代。我们一定要坚定信心,根本原因是,我们所从事的是为着最大多数人的利益的真正正义的事业。用历史唯物主义来概括,这就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人民的正义事业是必胜的。
  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带来的世界上各种各类矛盾尤其是全球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的蕴聚、激化,必然导致金融帝国的“乐极生悲”和世界人民的“悲极生乐”。历史辩证法正在向人们展示,在21世纪,极有希望迎来世界社会主义的再一次英姿勃发。我们之所以作出这一乐观预言,根本依据如下:生产工具是生产力发展程度的“测量器”和“指示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生产工具的大变革必然极大地促进社会生产力的高速发展。在未来几十年内,必然会出现一批又一批的无人工厂,并必然带来工人大量失业,全球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必然进一步拉大,社会矛盾必然进一步激化。现有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所有制及分配关系越来越容纳不下“互联网+”为代表的社会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必然呼唤着新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的诞生。这正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强调全党同志要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全国人民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根本依据所在,也是习近平同志强调“要真正向前展望、超前思维、提前谋局”的深意所在。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从全面从严治党入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进一步打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基础,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充满必胜的信心。
  面对世界新的大好机遇,我们完全有理由这样发问:金融帝国主义的秋天极有可能即将到来,若果真如是,世界劳动者的社会主义的春天,还会很远吗?当然,在我们迎来世界社会主义艳阳天之后,也决不排除出现新的曲折与挫折,世界社会主义就是在像苏联亡党亡国这样大的曲折、挫折乃至苦难中不断行进的。这就是历史发展的铁则。
    (作者: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来源:《红旗文稿》2015/23 2015年12月09日)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 东南大学党委宣传部